胡杰新闻网

胡杰新闻网 » 体育 » 温故 | 回望70年,我们的幸福记忆④——我们的心灵追求

温故 | 回望70年,我们的幸福记忆④——我们的心灵追求

发表于 2019-11-03 17:04:43 | 阅读量 4652

70年的起伏。人们在改造物质世界、创造物质财富、享受现代科技带来的舒适和便利的同时,也在不断提高自身素质,丰富精神世界,促进精神追求。

在20世纪50年代

每个人都参加扫盲班。

关键词:扫盲

新中国成立时,全国5.5亿人口中有4亿多是文盲,文盲率高达80%。全国发起了一场强有力的扫盲运动。

1956年,东四区瓦窑胡同第六居民委员会成立了一个识字小组,教居民识字。冯文刚/照片

当时,北京有许多扫盲班,由单位、学校和文化中心开办。在第六文化中心的速成班里有一个叫李瑞英的女孩。她10岁的时候,连10个铜币都数不清。她的父母和邻居说她是个傻女孩。那时,李瑞英在课堂上学了一个单词后,在放学的路上一直念叨着它。当他到家时,他没有忘记继续学习。他晚上做梦,嘴里塞满了这个词。三个月后,她学会了2000个单词,能够读写,被评为学习模范。

1958年,东春树胡同的居民识字小组练习写新单词。吴素馨/照片

在那些日子里,扫盲班的大多数教师都没有受过培训。他们中的许多人一识字就成了老师。他们没有教学经验,通过教学参考资料中的提示完成了教学任务。当时,识字课本也各不相同,有些是为工人编写的,有些是为农民编写的,有些是为城市家庭主妇编写的。例如,在工人业余学校的识字课本中,有“蒸汽”、“雾的成因”、“空气和风”等内容介绍了常识性的自然。“公民识字课本”包括教城市家庭主妇识别日历、手表、蔬菜、账户、汽车等。甚至如何看他们孩子的成绩图表。

起初,一些妇女在进入扫盲班时被家人“拒之门外”。婆婆担心儿媳的学习会耽误她在家的工作。丈夫担心妻子参与这项研究会影响她对自己和孩子的照顾,甚至他也担心妻子如果学习文化会要求离婚。

为此,有关部门积极动员,做了大量的思想工作。一些单位还成立了互助小组,帮助妇女照顾她们的孩子,以便腾出时间让她们学习。经过思想教育,阻止妻子学习的丈夫意识到自己的错误。门头镇的一对夫妇达成了一项互助互爱的协议。丈夫答应他会教妻子如何阅读,并在以后帮助她学习。

1964年3月13日,《北京日报》,第一版

识字的效果是显而易见的。1964年,在进行第二次人口普查时,中国还对其公民的文化素质进行了全面调查。结果表明,15岁以上人口的文盲率从新中国成立初期的80%下降到52%。一亿多人已经消除了文盲的标签。1993年,北京率先基本普及九年义务教育,提前基本扫除青壮年文盲。

在20世纪60年代

年轻人讨论生活的意义

关键词:意识形态讨论

"如何生活是有趣的,还是如何过最好最理想的生活?"1963年,北京的年轻人在学习雷锋的过程中举行了一次思想讨论。为此,该报设立了一个名为"年轻人如何生活是有趣的"的专栏,让年轻人敞开心扉。

工人余世忠写道:“我们这一代年轻人生活在一个美丽的社会主义家庭。每个年轻人都充满活力,斗志昂扬,年轻有为。每个人都在从事社会主义建设,应该说是美丽的。然而,当我想到一些具体的情况时,我觉得有点抽象。真正美好的生活仍然需要享受物质生活。没有物质生活的美,没有吃得好,穿得好,玩得开心,怎么能谈论过有趣的生活呢?”

邮递员宋恩元说:“一个人不能仅仅为了吃喝而活着。如果一个人只为个人生活而活着,我认为他是在错误的方向上。对我们的年轻人来说,最重要的是革命事业。我们应该把我们的衣食与劳动人民的相比,更重要的是,我们应该为劳动人民的衣食做计划。如果你只想追求自己的生活乐趣,把革命事业放在次要地位,劳动人民什么时候才能过上幸福的生活?”

读者阿利认为,最有意义的生活是努力工作。在此基础上,一个人应该积极关注个人对生活的享受。简而言之,创造和享受都不可忽视。否则,生活就没有意义,没有吸引力。

意识形态讨论从1963年8月持续到12月,共出版了17期。据统计,参加讨论的年轻人来自各行各业,包括工人、农民、售票员、邮递员等。大约有3000人。每个人都表达了自己的观点,热情地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1964年3月,该报接连发表两篇社论来回答这个问题,告诉年轻人,最有趣的生活是为革命理想而努力工作,即“努力工作、努力学习、快乐生活,既有革命激情又有崇高的快乐”,呼吁年轻人永远不要失去革命传统。

在20世纪80年代

“夜大”引领学习热

关键词:努力学习

当历史的车轮进入20世纪80年代时,这个时代给了北京一个新的特征:为实现“四个现代化”的宏伟目标而奋斗的人们正在争分夺秒地学习。人们对学习的热情已经融入了一股强大的热流,为北京这座古老的文化城市增添了活力。

1981年,北京宣武红旗大学医学院学生薛桂(右)和他的爱人赵云冰坚持在业余时间学习。王宝钦/照片

然而,当时中国的高等教育资源还不够丰富。上大学就像“带着成千上万的军队和马匹穿过一座木桥”,这是非常困难的。与此同时,改革开放刚刚开始,祖国建设需要大量人才。仅全日制学院和大学培养的大学生远远不能满足需求。因此,1980年,国务院批准了教育部的报告,要求各地大力发展高等院校函授教育和夜大学。

“红旗夜大学”是北京第一所区级业余大学。改革开放后,夜大学点燃了人们对知识的渴望。本报1980年7月7日版时事通讯《珍惜业余时间的人》曾这样描述:6月20日晚,刚下班的宣武区房管局年轻工人张卫华,立即换上汗湿的工作服,穿上书包,匆匆离开施工现场。在路上,他吃了两根油条,放在火上,这被认为是他的晚餐。晚上六点半,他已经坐在红旗夜校专心听课了。像小张这样的大学生在红旗之夜有605人。当他们每周上课时,他们像小张一样从四面八方赶来,开始他们火热的学习生活。

高等教育自学考试也应运而生。1981年6月7日,全市首次举行高等教育自学考试。第一门学科是哲学。那天,将近3000名考生参加了考试。其中有工人、农民、解放军干部、政府官员、科技人员、中小学教师和失业青年。从年龄来看,他们大多是年轻人,最小的是十七八岁,最大的考生是一名74岁的退休女教师。

由于高等教育自学考试不受年龄、学历和身体条件的限制,没有入学考试,学生选择自己的专业,安排自己的学习和考试,这不仅满足了没有机会在高校学习的年轻人的学习愿望,也给那些不能全日制学习的工作骨干带来了极大的方便,因此越来越多的人报名参加考试。到1995年,北京每25个成年人中就有一个将参加自学考试。

2006年,全国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尽管天气寒冷,考生仍然非常热情。穿冰/拍照

从20世纪90年代到现在

北京志愿者世界闻名

关键词:志愿服务

1989年8月16日,该市第一个志愿服务组织——341名成员的天桥居委会诞生了。通过互相帮助,居民们不仅解决了他们自己的困难,而且增加了他们的联系。

改革开放后,中国举办了越来越多的国际比赛、国际会议和国内大型文化体育活动。北京的青年志愿者最早也参加了这些大型活动。1990年,北京主办了第十一届亚运会。根据当年亚运会组委会和工业部门的统计,首都16万名大学生中有12万人直接参加了亚运会志愿服务。那年暑假期间,近2万名大学生在亚运村、各种体育场馆、外国酒店、机场和火车站忙碌。自亚运会开始以来,已有3000多名外语学生接受、翻译和导游。1000多名学习科学技术的学生在亚运会电子服务中心担任计算机操作员和技术员。来自体育院校的300多名学生接受训练后参加了评判。100多名新闻广播专业的学生加入了体育场的电视转播团队……此外,700多名职业高中学生在运动员公寓从事服务工作。

从那时起,许多志愿者组织已经在大学、社区等建立起来。志愿服务在这个城市蓬勃发展。2008年,北京举办了奥运会,共有10万名奥运会志愿者、40万名城市志愿者、100万名社会志愿者和20万名啦啦队员...这支庞大的队伍参加了奥运会,服务了奥运会,奉献了奥运会。那年夏天,志愿者的微笑成了北京最好的名片。

2008年,北京市志愿者正在引导外国游客。孙悦/照片

今天,该市的志愿服务网络正在不断完善。志愿服务已经成为常态,志愿者随处可见。北京的许多家庭,从几岁的孩子到80岁的老人,都是北京志愿者的成员。他们和各行各业的志愿者一起活跃在大大小小的社区和公交车站,用他们的专业知识照亮我们的生活。截至2019年6月,全市实名制注册志愿者人数已超过443.6万人,涵盖竞赛服务、应急救援、城市运营、文化教育、护理服务、社区服务、环境保护、医疗卫生等24个服务领域。

2005年,酒仙桥红帽党员志愿者擦洗护栏。方菲/照片

结束语

见证历史,不要忘记你的首创精神。新中国成立70年以来,北京古城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人们的物质生活已经从贫困变成了富裕,文化娱乐已经从匮乏变成了富裕,精神追求也在不断提高。我们从中学到了一个真理:如果我们带着梦想努力工作,我们就能过上我们想要的生活。在未来。让我们珍惜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努力奋斗,继续开拓新的快乐!

北京日报特刊部和美术部联合制作

历史数据:北京新闻集团图文数据库

新2网址



上一篇: 丹麦赛石宇奇退赛推迟复出 邸子健/王昶跻身正赛
下一篇: “琉森之声”悬念揭晓,里卡尔多·夏伊上演“大师归来”

Copyright (c) 2013-2015 zdmnews.cn 胡杰新闻网 版权所有